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《民法典》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,与房产买卖相关的法律进行了重大修改

2020年11月10日 11:58

房价已经被炒房客炒到了天价,一个普通家庭为了一套房可能需要付出大半辈子的积蓄,所以买房成为了已经重中之重的事情,有房才有家,一般来说,都是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去看房,买房。


  《民法典》将于2021年1月1日实施,与房产买卖相关的法律进行了重大修改,将可能对房价、购房意愿,购房风险产生重大影响,直接关系你我生活。

  根据最新规定,房屋所有人出售被抵押的房产,只需要告诉银行,不需要经过银行的同意了。这是一项非常大的房产交易变化,也有效降低了购房风险。而且抵押了的房屋可以不用解除抵押,直接办理过户了。

相关推荐

租客网:都说钱买不到快乐,那一定是钱不够多!

在生活中,我们总会听到这样的言语:“可以替我上班吗?我想玩游戏”“如果可以租个人陪我过生日就好了”“想租个对象应付催婚大军”……在《爱情公寓》电视剧中,大律师张伟就曾租过一个女生一晚上的时间,熬夜排队买票~那么如果真的给你一个机会“租人”,你会让他/她帮你做这些事呢?最近租客网的程序员们很忙碌,因为据称租客网已经不满足于租房、租物!还要进一步扩大“租客世界”,将涉猎“租人”功能!以前租客网的口号是“除了老婆,什么都能租”,如今的口号怕是要改成“连老婆都能租”了吧。话不多说,回归正题,如果租客网的“租人”功能上线,给你一个机会“租人办事”,你会让他帮你干点什么呢?租对象面对催婚或前男/女朋友的婚礼,因为身边没有拿的出手的对象,而不敢参加聚会、婚礼?实在抗不过叫上损友帮忙?与其找认识的朋友,最后被戳穿,不如租个对象,按小时收费,为了好评可以满足你对新“男/女朋友”的一切需求,帮你撑场子,做一场走钱不走心的交易,绝对是比损友更靠谱的存在!租代骂关于租人项目,其实早已不是新鲜事,在日本便有一个“FamilyRomance”公司,许多人用它来租家人、租关爱,不过也有奇葩的租代骂功能。如果代骂功能上线中国,估计将有一堆渣男渣女宣告阵亡了。和人现实中有冲突可以招代骂,用一张嘴说的敌人哑口无言;和朋友吵架,可以各自请代骂,然后和朋友坐在一起看代骂吵架,不仅能平复心情,还有利于和好。租友情有时因为工作原因独自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工作,远离朋友,也没有来得及结识到新朋友,一个人出门又提不起兴趣,那不如就租个朋友吧。陪你逛街、吃饭、拍照、打篮球、网吧打游戏……在租人功能上,只要付费,就可以租人做任何事,当然,除了违法犯罪,租客网可是正规平台,严禁违法乱纪!都说钱买不到快乐,那一定是钱不够多!不妨和我一起期待一下租客网的新功能吧。

2021年01月16日 10:24

选择成为一名房产经纪人,就别轻言放弃

想象中的房产经纪人:动动嘴、跑跑腿、打打电话、看看房,就能拿到几万元的高佣金。现实中的房产经纪人:跑不完的房源、打不完的电话、大半年才开一次的单、少的可怜的佣金。当你真的成为了一名房产经纪人时你就会发现,原来房产经纪人每天的工作要面对那么多艰辛和压力,客户的不理解、业主的不尊重......各种不易。对房东,为了将他的房子租出去一个合理的价格,房产经纪人真是操碎了心,为了他的一套房子,一天能把腿跑断,就这还觉得价格低了,对他的房子不上心。对租户,按照他的要求费心费力的找房源,还总觉得是在骗他,多说两句话,就觉得是在给他下套。对同行,外出遇见同行,脸上笑嘻嘻,背地MMP,就想着如何能抢走你的单。作为一名房产经纪人,心里,眼里,嘴里全是客户、房东,只要一个电话,不管在哪,一个小时内妥妥能赶到,还得随时关注国家的政策风向变化,以便及时作出调整,其中的苦可不是谁都能体会的。虽然房产经纪人很辛苦,但竞争比想象中还要激烈。要说我们身边什么门店最多,房屋租赁门店肯定能排前三,一条街里能有五六家,一家门店里少说也有三四个房产经纪人。一个租房单子,经常五六个人在抢,不吃不喝也要将这一单拿下,竞争有多激烈可以想象。但也不乏有一些经纪人另辟蹊径,懂得寻找更多成交的机会,比如加入租客网这样的第三方平台,成为平台的全民合伙人,开发新用户注册都可赚取佣金,佣金可以随时提现,无高昂的手续费,且租客网上房源多、机会多,成交的几率更大,并支持多种提现方式,竞争再激烈也不怕。很多刚跨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大多只干了两三个月就走了,那种一干就能干好几年的实在是不多见。房产经纪人苦吗?苦!累吗?累!可在大众的眼里,都觉得每一个房产经纪人随随便便就能租出一套房子拿到巨额佣金,不明真相的大众这样认为也就算了,可身边的朋友看到你租房子拿到了佣金,还天真的以为这些佣金都是你的,开口就借钱,事实上,佣金的一部分是要分给公司的。你说是借还是不借?为了不错过客户的电话和消息,和身边的朋友自然就联系少了,你觉得房产经纪人已经不把你当朋友了,其实他连自己的家人都来不及联系。周五的晚上你的朋友出去嗨皮,可作为一名房产经纪人,吃饭、唱歌、永远是自己不存在的场合,长此以往,最后不仅钱没赚到,还落得没有朋友。作为一名房产经纪人想休息?那是不存在的!休息一天,来看房的客户能把电话打爆;休息两天,准备签约的客户已经和别的同事跑了;休息三天,业主和客户可能早已经私下见面,还有自己啥事?相信百分之80的房产经纪人都遇见过上述的事件,你还敢休息吗?不敢。每一个行业的存在都有其存在的价值,房产经纪人也不例外。或许曾经人们对这一行业有着些许的偏见,但是任何事物都是在向好的一方面发展,房产经纪人这一职业正在朝着健康、专业的方向改变,如果你的身边也有房产经纪人,请你多给他们一些理解,最起码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人。最后租客网想对无数的房产经纪人说一句话:选择成为一名房产经纪人,就不要轻言放弃,请用你足够的毅力和耐心去坚持,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也能这么优秀。

2020年05月18日 13:46

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,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“硬核”逻辑

5月7日晚间,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。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,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,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。公司成立四年以来,已经历6轮融资,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、国科创投、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。4月10日,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。27天后,“初试”答卷出炉。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,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——详尽细致。问询涉及6大方面、20个问题,从发行人股权结构、主营业务、核心技术、财务信息、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“面纱”。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,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。根据申报材料,陈云霁(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)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,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,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。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,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,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,对公司核心技术、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;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。对此,寒武纪回复称,“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,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。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。”寒武纪还指出,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,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。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、盈利能力关系密切。据招股书介绍,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,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。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(无晶圆厂),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。2016年起,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,包括1A、1H、1M三款产品。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,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。招股书显示,2017和2018年,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.227万元、1.17亿元,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.95%和99.69%,公司A为主要客户。上交所在二问中,对公司的主要产品、市场竞争状况、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。要求说明,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,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;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,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,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。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,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,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,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。数据显示,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.23%,实现销售收入6,877.12万元;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,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.17%。另外,寒武纪表示,“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,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。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,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。”此外,2018年,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、提成费用收入。2019年以来,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,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,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。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、投入成本高、研发周期长、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,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。在首轮问询中,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,包括存货、应收账款、研发费用、银行理财产品等,共计11问。从披露的信息来看,近三年来,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,体现了“硬核”科创属性,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。数据显示,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.33万元、1.17亿元、4.44亿元;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.19万元、2.4亿元和5.4亿元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.73%、205.18%、122.32%。累计研发投入达8.13亿元,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.43倍。需要注意的是,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。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.8亿元、4104万元和11.79亿元;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、1.72亿元、3.76亿元。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,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。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,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科创板已上市企业,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%。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.09万元、3,264.44万元、6,460.87万元,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.75%、1.07%和1.38%。此外,截至报告期末,寒武纪货币资金、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。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,寒武纪表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.8亿元、53.95亿元、115.79亿元。截至2019年末,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.8亿元、53.95亿元、77亿元。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,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、客户或关联方。不过,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,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,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。寒武纪称,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,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~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。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~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,或仍需30~36亿元资金投入。

2020年05月09日 10:29